我们非常重视您的个人隐私,当您访问我们的网站时,请同意使用所有的cookie。如果您想详细的了解我们如何使用cookie,请访问我们的 隐私政策.

你好张江人 | 立迪生物闻丹忆:在医学事业和舞蹈之间,找到生活的平衡术

2022.02.09

你好张江人


人物

专访

立迪生物闻丹忆

这次和闻丹忆见面,是在一个晚饭时段。身为国内知名CRO企业立迪生物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她平时非常忙碌,只能抽出晚饭时间接受采访。


作为我国著名爱国主义诗人闻一多的孙女,许多关于她的报道中都不免带上这个标签。由于出身书香门第,闻丹忆身上透露出一种“腹有诗香气自华”的气度。这样一名颇具文学素养的女性,在医药领域上闯出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勇闯海外,毅然回国


报考大学专业时,闻丹忆更偏爱建筑方向,但乖巧懂事的她还是遵从父辈要求家族中“后辈需要有人从医”的传统,在填报志愿时全部填了“医学”一栏。


后来,她被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录取,在那里度过了5年的大学时光,随后又在北京协和医科大读了硕士,之后便远赴美国,这一去便是17年时间。


立迪生物创始人 闻丹忆


在美国,闻丹忆先是进入哈佛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她的导师Franklin Bunn是哈佛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血液与肿瘤科的系主任,也是美国血液协会(ASH)前主席。由于导师的个人背景,闻丹忆有很多与药厂进行科研合作的机会。


完成博士后研究之后,她在哈佛医学院任了两年讲师,然后加入业界,先后在美国千僖制药(Millennium Pharmaceuticals)和美国BIOGEN-IDEC任职,并积累了12年的药厂新药研发经验。


在Biogen-Idec工作期间,闻丹忆带领的小组负责生物大分子药的GLP分析和生物标记物的研究,临床样本的检测往往是外包给CRO完成的,这给了她接触CRO业务的机会。


2007年,机缘巧合之下,闻丹忆了解到国内也有相关公司从事CRO业务,但仅限于化学中间体合成类的业务。彼时,闻丹忆在美国千僖制药共事过的一位前同事回国发展,也力邀她回来看看。


当时,闻丹忆在美国生活稳定,孩子正在上大学,但她总觉得:美国:“好山、好水、好boring”,而中国“人多、机会多、好exciting


于是,她毅然辞去了美国稳定工作,回国加入上海睿智化学,并与同事们一起,从“”开始组建生物部。6年内,她将生物部从5人发展到500+人的团队,并历任资深总监、执行总监和副总裁。


央视报道立迪生物


在睿智化学从事CRO服务的这段经历,给闻丹忆之后的创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没有在睿智化学的历练,我不认为自己会有勇气去创业。”她说。


新药筛选中的关键步骤是药理药效学研究,但临床前的动物模型数据往往与临床相关性不高,尤其在抗肿瘤药物研发中,传统的Cell Line Derived Xenograft (CDX) 与临床的相关性不到5%


20年前,德国科学家首先发明了PDX(Patient Derived Xenograft)技术,把新鲜肿瘤样本接种到免疫缺陷小鼠体内,建成的PDX模型被广泛应用于抗肿瘤药物的筛选,其药效结果与临床的相关性高达89%


据闻丹忆回忆,当时在睿智化学,几百家药企客户无一例外都要用PDX模型的药效数据提交临床试验申请(IND)。


PDX在药物研发中的应用


简单来说,研发人员可以利用这个模型在小鼠体内营造肿瘤的环境,对小鼠身上表现出来的特性进行分析和研究,从而让小鼠成为了“完美替身”。

用于脑转移模型的PDOX


由于PDX药效结果与临床高度相关,欧美的临床专家开始尝试用PDX药敏结合组学分析做临床的个型化精准医疗。其中,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著名医生Dr. David Sidransky创立了Champions Oncology,致力于肿瘤的个性化精准医疗。


目前,PDX已经成为肿瘤治疗中的一大助力,帮助医生为患者进行“私人定制”,筛选出最为适宜的药物治疗方案。该技术目前应用于新药研发、肿瘤诊断标记物开发临床个性化治疗等领域。


这些事让闻丹忆意识到,PDX技术或许会成为国内精准医疗事业的重大突破口。2011年底,闻丹忆在张江创立了立迪生物。




研发攻坚,为患者争取治疗时间


然而,创业并非易事——


创业后,为了加紧研发攻坚,闻丹忆一直在和时间赛跑。为了出差方便,她的办公桌旁常年摆放着几个行李箱,平时都睡在办公室, 只有周末才回家。


尽管PDX相应地保留了肿瘤微环境,与临床的相关性高达89%,在新药研发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功能,但实验周期过长成为了这种技术应用于临床个性化精准医疗的最大障碍。


此前,PDX从建模到完成药效需4-6个月的时间。2013年开始,闻丹忆带领立迪团队,通过各种国际合作,引进条件重编程肿瘤干细胞培养技术和类器官培养技术,并成功开发出体外版的类器官药敏CR-PDO(Conditional Reprogrammed-Patient Derived Organoid),用于支持药企的新药研发。 


这种体外版的类器官药敏检测虽然缩短了实验时间,但在培养皿上体外给药的方式却限制了其在临床的转化应用。为了克服这一技术难题,闻丹忆带领立迪团队持续攻关,并成功研发出体内版的类器官药敏——“安可唯®MiniPDX”


通过对肿瘤细胞的精准分析,MiniPDX只需在鼠体内进行7天的药敏检测,将把药效检测周期由4个月缩短到7天,为患者争取了非常宝贵的治疗时间,使得临床个性化精准医疗成为可能。



与传统的PDX不同,MiniPDX采用优化的分离方法,将患者肿瘤组织的原代肿瘤细胞分离出来并置于MiniPDX胶囊中,然后将500 KD通透性的胶囊移植到免疫缺陷小鼠体内,从而建立了一种药敏测试模型。


MiniPDX


作为国内最早提供PDX服务的企业,立迪生物开展了精准医疗一站式临床科研服务,主要包括患者个体化肿瘤模型(PDX)的建立、个体化PDX模型药物敏感性测试、MiniPDX药物敏感性测试、个体化原代细胞3D培养药物敏感性测试等,服务于肿瘤患者治疗的全过程。


“当病人因为我们的方法得到了救治,我们就有继续做下去的动力。”闻丹忆坚定地说道。



在介绍技术时,闻丹忆逻辑清晰,语速飞快。为了让我们更容易理解,她还从电脑桌面上满满的文档与数据中找出患者的病例给我们做展示。



认定的事情就会坚持下去


工作上的闻丹忆,全身心投入医药事业之中,俨然是一名职业女性,但生活中的她也是一名跳了二十多年国标舞的舞者。“Work Hard, Play Hard一直是她的生活理念和信条。


闻丹忆小时候学过跳芭蕾,并在长期艰苦的训练中磨练出坚韧的意志。在美留学期间,她爱上了国标舞。在2009美国波士顿扬基国际舞厅舞大赛中,她曾获得Pro-Am组第四名的好成绩。


Hans Clevers院士和罗氏上海创新中心(RICS)负责人沈宏博士访问立迪生物


“创业需要有强大的内心,我自己爱跳国标舞,遇到困难时,我就跳一次舞,想到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就又感觉动力满满”。多年坚持跳国标舞,成了她缓解工作压力的最佳方式。她认为,创业需要有强大的内心和“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态。


“我认定我们做的东西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我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就像坚持跳舞一样,闻丹忆一直坚持走在精准医疗这条路上。



在闻丹忆的带领下,立迪生物创立十年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2013年,立迪生物获得了泰格医药的天使轮投资,并成立了面向临床患者的第三方临检实验所上海立闻;

立迪生物分别在2014年、2015年获得了A轮与B轮融资;

2016年,立迪生物在新三板挂牌;

2017年,由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主办的“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组织生物样本库分会PDX学组成立会议”召开,立迪生物成为首批30家加入学组的企业之一;

截至2021年,立迪生物已经完成了包含50多个癌种在内的2600多个临床样本的MiniPDX检测、建成1600+PDX模型、100+配对CR细胞系。


其中,立迪生物及其子公司西安立迪和上海立闻都已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值得一提的是,在有足够数目的活性肿瘤细胞前提下,MiniPDX实验的成功率近乎100%,避免了PDX小鼠体内成瘤率低的问题。



从2007年打破在美国朝九晚五的稳定生活选择回国,再到2011年创办立迪生物,闻丹忆在摸索中前进,不断用行动书写新的故事。在工作和人生之间,她找到了平衡点。


就像她所喜爱的国标舞,全称是国际标准交谊舞,原本就是一种社交型舞蹈,参与者在舞蹈中认识彼此,培养默契,结交朋友。“创业时和人打交道,也要学会劳逸结合。”


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在创业过程中面对中外文化差异等难题时,闻丹忆显得游刃有余:“在哈佛的学习经历让我开拓了眼界,它侧重学习方法,和治病一样,讲求‘所以然’,不能不求甚解;而在国内创业,很多事都是‘从0到1’开始学起,这也锻炼了我的实践能力。”


创业超过10年,闻丹忆已经明确了前进的方向——就是实现肿瘤个性化精准医疗。这条路虽然还很漫长,但正如立迪生物的英文名“Lab of Innovated Diagnosis and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LIDE),即做一个创新性诊断与实验治疗实验室”所阐释的那样,闻丹忆始终心系患者,致力于帮助更多中国肿瘤患者拥有“量身定制”的治疗方案,为其提供更好的技术解决手段,真正促进中国精准医疗的发展。